泽彼千岁

张嘴吃糖【大写加粗的勉辣】

手癌懒癌等百病缠身的健壮青年→禾川:

文渣,极短,辣眼睛,我发四不是饿到剩下骨头我是不会随便码字的!!简直羞耻play!!



*假装之前谣言糖能消辐射



前提:咖啡太苦的辣子问屠黯有没有方糖,屠黯表示刚好剩下一块,咱们玩个小游戏赢了我包你两天方糖输了你帮我写这次的任务报告,于是两个时间多过头的白发人有了以下对话






“看好了嗎?”屠黯笑瞇瞇的問


沈辣保持低頭盯著方糖的姿勢瞥了屠黯一眼,“嗯”


屠黯的笑容越發燦爛,他蓋上了杯子,然後開始慢慢移動,漸漸的越移越快,把平時用來砍怪的靈活完美的運用在這小遊戲上


剛開始還能盯著看的沈辣到後面已經眼花繚亂了,老屠這傢伙!移杯子都移出殘影了!三個杯子硬是搞出了個十几个分身!看個屁啊?!


屠黯的手突然猛的一停,沈辣還沒有反應過來,眼睛轉了好一會才發現目標已經停止了。


“………………”,沈辣不由得哀怨的抬頭看向滿臉笑容的屠黯


屠黯好笑的攤了攤手,“選吧,先說好,輸了你可不能反悔。”


沈辣苦惱的在三個杯子之間想來想去,沒有去管在他面前嘚瑟的屠黯,虽然只是个无关紧要的小游戏,但是参与了总归是有点较真。


……左邊那個好像不大可能啊?……中間的可能性好像比較大?哎不對,右邊移動的時候好像的確有聽到一點嘎啦的聲音……


“這個”,沈辣伸出手指,指向了右邊的杯子


屠黯賤賤的笑了一下,拿開了杯子…………然後懵逼了


沈辣看著杯子下那多出了兩顆的糖,眼中一亮,“行啊老屠!不是说只有一块吗?謝啦!”,說著抓起那三塊糖拿起咖啡就走掉


而屠黯呆在原地,茫然的看著剛才放著糖果的位置。


不對啊?……糖明明不在這杯子里啊?也的确只有一块啊……


這時候,吳仁荻從辦公室裡面慢悠悠的走出來,這著實把屠黯吓了一跳,今早他來的时候主任辦公室還一個人的沒有,到現在為止他也沒有踏出過六室一步,更加沒看到除了沈辣以外進入六室的生物……吳勉是什麼時候來的?……


吳仁荻瞥了那三個杯子一眼後,冷冷的哼了一声,自言自语似的说道,“要能力沒能力,要智商没智商,连运气也是个垫底的”,說完就直徑離開了六室,從頭到尾連個眼白都沒給屠黯。


………………


我靠??你搞的鬼??


不就一个小游戏!至于吗!?至于吗!!?


哎,等等,什么没运气?


吴勉什麼意思?沈辣不是已經抽到獎了嗎?


想到這,屠黯連忙把另外兩個杯子都拿開。


兩個杯子剛離開桌面,裡面的糖就哇啦哇啦的掉出來,整個杯子里滿滿的全是糖,撒到一桌子都是


屠黯内心毫无波动,甚至连笑都不想笑



告白很难吗?比喂人吃狗粮还难吗?嗯??












之前写的勉辣,没想到居然到最近还有人看😂“还有同好欸(๑´∀`๑)”的喜悦和“卧槽居然有人看【黑人问号】”的懵逼感令我心情十分复杂,这个就当是梗来看吧_(:з)∠)_好久没看民调局啦只敢放仓库里的东西了,怕新写的话会出bug【微笑中透着淡淡仙气】